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霸剑独尊 第六十七章 碑前立誓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3:18

霸剑独尊 第六十七章 碑前立誓

陨龙谷距离帝都临沧城不到两千里,但已经极其靠近和zǐ月帝国接壤的北部边境了。

这里的冬季,有雪!

皑皑白雪堆积着的山峰之上鲜有草木,偶尔一棵寒松傲然独立着,更显了四周的苍凉。

但就在群峰环绕下,一处山谷里却依旧有着满满的绿意,耐寒的树木在这里繁盛着,小河潺潺流过,从高处向下看来如同一条碧绿的龙。

也正是这样,这个山谷被当地人叫做了陨龙谷――有神龙陨落的地方。

“当年大将军已经将zǐ月大军逼退到了数十里外的雪原当中,而后因为遇上了暴雪,全军只能暂时在这里驻扎!”

一名老兵回忆着当年的往事,带着一行人沿着谷底向前走去。

踏过了荒草,穿过了松柏,一名白衫少年停在了一块石碑前面。

在他身后,那名老兵一脸哀容,沉沉说道:“这就是大将军陨落的地方!”

……

白衫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韩靖。

此刻站在了石碑前,他仿佛听到了十一年前的金戈铁马,看到了山谷里火头军燃起的篝火和炊烟,看到了一顶中军大帐里那个挺拔的身影!

然后就在一个飘雪的夜里,国师和忠义王等人假传圣旨,派来了由四大巫师易容乔装的所谓“监军”!

“爹爹……”

蹲在了石碑前,韩靖喊出了这个几乎对他而言早已经陌生无比的词汇时,心里有过一丝矛盾――自己的前世有自己的父母,哪怕身为凡人的他们等不及韩靖成为强者帮助他们获得更长的寿元就逝去了,但他有自己的父母!

不过又想到了自己现在的身躯和血液都是韩家的,更何况韩凌天还是个顶天立地的将领,他终于没有犹豫:“爹爹,孩儿来了!”

石碑上有青苔,碑上的文字已经被风雪侵蚀了十一年了,有了些脱落和模糊。只是其上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辨。

“壮志凌天大将军,忠勇仁厚好儿郎!

北寇未驱新剑断,陨龙谷里忠魂藏!”

抚摸着这两行文字,韩靖听得到当时韩老爷子站在这里的时候那种强压着的哭泣,闻得到白发人送黑发人时的凄凉!

“爹爹,孩儿来了,带来了当年算计爹爹的贼人!”

“他们……是刺盟,是忠义王,是国师……”

“爹爹,他们一直都还在继续算计我们韩家……”

就在这石碑前,韩靖开打了话匣子,才发现自己居然能够跟石碑说那么多的话语,中间自己还喝了不少的酒。

酒是韩凌天当年最喜欢喝的临沧城“窖酒”,便宜却口感绵柔纯厚……

这样的酒,容易醉人!

韩靖一直喝着,也吩咐了同来的人一起喝,算是陪当年的大将军在好好的痛饮一场。

于是,很多人都醉了!包括那些跟着来到这里的老兵。

但是当一夜之后的黎明到来的时,老兵醒来的时候几乎都是震惊到了极致。

因为就在石碑前居然已经多了很多的祭坛,每一个祭坛之上都叠放着四枚血淋淋的头颅。

其中正中间的祭坛上,摆放着的正是王平、王阔海和冷屠的脑袋,原本这里还应该有忠义王九天暮云的脑袋的,但现在这枚脑袋已经留在了帝都,被太后简单地葬在了她自己的栖凤殿内。

“爹爹,孩儿要走了!”

等到众人整装完毕,韩靖沉声说道:“从今日起,我韩家再也无人可以算计!有我韩靖在,没有人可以伤害到爷爷和姑姑一丝一毫!”

这句话,是他的承诺,更是他的誓言!

对亡者的承诺,对天地发下的誓言!

誓言落地,韩靖对着石碑再次沉沉三叩,这才转身离开了这里!

陨龙谷外的雪花还在翻飞着,但山上的积血却明显的少了很多了!

毕竟,寒冬即将过去了!

……

两日后的帝都东门外校场,一座新的点将台已然落成。

在校场四周,旌旗招展,校场内也早已经站立着威风凛凛的数万大军了。

这些大军,一部分是当初按照计划先后装作逃兵返回到帝都当中的杨家军尖锐,也正是这些尖锐,在那可怕的一夜血雨当中保护了刺盟必定会攻击的一个个目标,更是杀伤了刺盟的大量尖锐!

另外一部分将士则是从临近的州府调集到的新的兵源。

现在,这些将士们又一次做了准备,做好了北上抗敌的一切准备!

等到战鼓声响起时,杨林一身戎装地又登上了点将台。

他知道这一次点将之后就将真正地开始跟zǐ月帝国的大军一决生死了,所以他的面上都是威严和战意,哪怕自知己方的军力、人数和装备都远不及zǐ月帝国,但他真的是满脸战意。

觥……觥……觥……

点将,即将开始!

不过就在一切即将真正开始之前,一骑快马却从校场一侧急速地奔了进来:“报……大将军,我家王爷有信给大将军

!”

一看此人的衣装,杨林立刻知道了他来自于韩府!

这样算来难道是……

杨林一脸不解:大军即将再次出征了,难道是韩老爷子还想再次挂帅不成?但是老爷子他实力还没有恢复,身上的伤势依旧不轻啊。

所以急忙命人将一份卷轴送了上来,杨林赶紧将其打开。

一看,杨林的浓眉皱起。

因为这卷轴上的文字不算好看,有点歪歪扭扭的:“杨爷爷,回家喝酒吧!zǐ月帝国已经撤军了!韩靖……”

“什么?靖儿……”

看到了这些字,杨林不由地张大了嘴:“是你们家少主叫你送来的?他还说了什么?”

闻言,那名传信的侍卫立即抱拳,说道:“少主要小的问一句――zǐ月帝国三军主帅以及二十九名正副将领都已经被他斩掉了脑袋,那么大将军要去跟什么人干一仗呢?”

“额……”

听到这句话,杨林本能地倒退一步,满脑子几乎瞬间就空白了。

而后就在这一片空白中,升起了两个大字――妖孽!

……

“胡闹啊!”

韩家韩老爷子的房间里,老爷子的怒骂声音很是响亮。

因为他刚刚从韩靖的嘴里知道了这几天韩靖到底去干了什么。

“靖儿,你祭奠你爹爹是可以的,但是你……怎么可以一人之力去击杀zǐ月帝国那么多的将领?你要是出个三长两……”

这句话已经不是怒骂了,到了后来,老爷子更是已经无法说出最后的一段话了。

因为他担忧,不愿意说出不吉利的事情。

韩靖知道这一切,所以上前一步,微笑道:“爷爷,靖儿不会有事,而且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没错,韩靖就是这样打算的:当年害死韩凌天的其实还有zǐ月帝国,所以这笔仇,他会算!

“不得了……”

不过就在这时,战凡的声音忽然响起:“王平那个狗贼的府邸里也有地下密室,而且里面居然有……”

抚顺治疗龟头炎方法
茂名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新乡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抚顺治疗龟头炎费用
茂名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