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鸿元至尊 第139章楚乱(33)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4:15

鸿元至尊 第139章楚乱(33)

东关的城不是很大,城墙也不高,虽然是夜晚,却显得要比要塞敞亮的多。

夜风已就凛冽,街上鲜有人走动,这里并没有宵禁,也没什么人捣乱,夜晚很安宁。

今天是岁末月十四日,月亮已经挺圆了,没有云,却也见不到多少星星,月光明亮却清冷,映衬着白皑皑的雪,显得这个夜晚更加明亮。

张显走出紫竹楼,在街上走了一圈,来到后街,那是客来居后院,见四下无人,纵身一跃进了院子。

“你不会走正门。”

三女在院子里赏月堆雪人玩,张显并没表显出意外之色,他准备进来时早勘察到三女在这里。

迎向张显的不是调皮的白灵儿,矜持的蛮灵儿,而是珞瑜。

以晋级圣牌杀手的珞瑜,时刻保持着警惕性,杀手的特性,嗅觉、眼力、记忆力异于常人。

张显一动,就被珞瑜发觉,做出了戒备状态,张显易了容,但是他的气息珞瑜非常熟悉,知道是张显来了,并抱怨他不走正门,这样会发生误会。

“离着紫竹楼太近,有些事情暂时还是不让缪百川知道的好。”

张显解释道。

四人回到房间,确信周围没人,张显对珞瑜道。

“我一会带白灵儿出一趟城,回来可能稍晚些,你和小灵儿去做一次贼,把东关守将宋军家给我盗个空。”

珞瑜皱了皱眉,张显解释道。

“为我出城打个掩护,我对缪百川说出去的理由,但是你要瞧准时辰,子时你们行动,我们子时三刻返回。”

这个时间差要掌握好,珞瑜行动早了,如果被发现,惊动了守军,那张显和白灵儿就回不了城了。缪百川那里就没法解释了,太晚了如果不顺手,天亮了,盗不得宋军的财物。张显没法向缪百川解释这一晚上干什么去了。

“好吧。”

珞瑜最后还是答应了配合张显。

东关这座小城挡不住张显和白灵儿,两人没费多大点事就出去了,向回奔行了十几里地,在小凌河对面石崖上,好像是被人一刀劈开的很深的裂缝。

虽然是冬季。江南的流水河一般是结不了冰的。

张显倒是能过得去四丈多宽的小凌河,白灵儿就感觉够呛能过去,无奈张显只好蹲下身型。

“我背你过去。”

白灵儿很听话的趴在张显背上点到为止,张显提气,助跑了一段距离猛地跃起,全力施展纵云步,落下来时堪堪越过河

“灵儿啊,你的减肥了。”

张显嘴欠,白灵儿大怒......。

这个裂缝宽有三尺左右,抬头一线天。向里走了大概一刻钟,裂缝渐渐宽敞起来,然后猛地向左一拐,便有了坡度,夏天是这个裂缝就变成了小溪,山顶的雨水就从这里流进了小凌河。

又走了大概两刻钟,两人已来到半山腰,到这里变成了一个山坳,山坳中树木茂密,这便是同洛非约定的藏兵之地。

“谁?”

“鹰击。”

“啊!怎么是.。”

“嘘。。”

这里有一小队赤邪亭的人。带头之人认识张显。

“有没有异常情况?”

来到一间小木屋前,张显看了四周一眼问道。

“没有,一切正常。”

“那就好,可有储藏兵器的地方?”

张显没有发现能堆放兵器粮食的地方。不由皱眉道。

“那边有个山d,被我们给伪装起来了,这里只是一处哨卡,我们小队的人除了轮流放哨和去接应的人,都在山d里。”

“可是建了这间木屋,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啊?”

“主公。你看我们的装束。”

“原来如此。”

这些人都是披着兽皮背着木弓,拿着猎叉,标准的猎人打扮。

“带我去那处山d。”

走不多远,绕过一颗大树,从一处野藤盘绕自然形成的棚架下面钻过去,便见山崖下有一黑黝黝的d口,张显在来的路上观察过,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人走过的痕迹,不愧为是赤邪亭的人,手段高明。

进了山d拐过一道慢弯,前面豁然开朗,里面有光亮,因为小队长实现打了招呼,那些围着炭火取暖的人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主公和主母来了,你们还不快过来见礼。”

白灵儿一听小脸腾的红如晚霞。

围着炭火的有五人,外面包括小队长有三人,还缺三人,应该去接应洛非他们去了。

炭火无烟,不容易暴露,谍报人员冬天都有备,而且还是最好的,当然这是指驻在野外的执行任务的人。

张显挥挥手让大家继续休息。

“好了,时间紧,我把军械和粮食放下就得回去,剩下的就辛苦你们了。”

几人面面相觑,主公就两人,如何带来两万余人的继续和粮食。

张显带白灵儿向里面走了一段,两万人的兵器,这个山d差不多得占一少半,还有粮食,这个山d堆不满也差不多少。

白灵儿手捧灵塔,联系上母亲,母女合力开始从塔中向外挪移兵器。

“叮叮当当.。”

张显扶着白灵儿慢慢向后退,半个时辰后已退到了那些目瞪口呆的赤邪亭的人眼前。这时兵器已经挪移够了。

白灵儿很虚弱,张显帮她度气恢复。

“先休息一会。”

火炭边有木墩,张显将白灵儿扶坐在上面。

“一会你们就把火挪到靠近d口处,接下来是粮食,你们可要注意防火啊。”

“喏。”

几人终于回过神来。

‘主公和主母太厉害了。’这是几人的心声。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在张显的灵晶帮助下,白灵儿恢复过来,张显让几人将火堆挪走,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张显两人以退到弯道处。

如此占地方,一是东西太多,二来是张显留了人行道的原因。

又歇息了了一会。张显估摸了一下,这时候差不多接近子时了。

“这里交给你们了,我们的赶回去了。”

等张显和白灵儿进了东关,已经过了子时两刻了。张显背起白灵儿,飞一般的向回赶,回到客来居分店,正好是子时三刻,而珞瑜蛮灵儿已经回来了。

“什么样。顺利吗?”

张显和珞瑜同声道。

“顺利。”

“好,把东西给我,我马上赶回去。”

珞瑜这一趟可是收获不菲,不过在交给张显时,漂亮的首饰和珍贵的玩物都被三女克扣了。

“你们明天就去上京,我随后就到...”

张显匆匆交代完就回紫竹楼了..。。

第二天,珞瑜三女早早的离开了东关,张显和缪百川却没急着走,他们要看看宋军知道失窃后怎么抓狂的。

果然日上三杆,珞瑜刚刚出关不久。两侧关门轰然关闭,狭长的东关内大街小巷内布满了杀气腾腾的官兵。

实际上东关内也就二十几家商铺,都集中在官道两侧,剩下的地方都是军营仓库和空地。

宋军的临时府邸就在官道北侧靠中间的地方,西面是隔一条小巷是庄家的商铺,东面紧邻的是官署。

宋军怒气冲冲的在官署前转悠,他现在的确很抓狂,自己这些年搜刮来的财宝,被他藏在地下密室中,很隐秘。从没出现过失窃的事,他今天早晨心神不宁,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不详的事情。

他左思右想,也就昨天黄昏他那败家小舅子给他惹了点祸事。得罪了军中威望极高的缪百川,但是缪百川也惩罚了他,按理说缪百川不至于那么小肚j肠,揪着这事不放,那到底会有什么事你?

他在府中转悠着,百思不得其解。就这么转悠着来到密室暗道所在的地方,他一皱眉,发现挡住密道口的柜子似乎和以前摆放的不太一样。

他一惊,急忙过去马上把柜子挪开,打开密道口,进去一看,密室里空空如野。

“嗷..。。”

宋军眼前一黑,晃了晃差点没晕过去。

他终于知道不详的事情是什么了,破财,大大的破财,破的彻底。

他敲响了警钟,调集了兵卒,可是.可是.。

可是这事这么说啊,什么理由啊,抓j细?

可也用不着兴师动众的。

关城内就那么几家店铺,也没有居民,驿站,对了驿站,那里可是有很多来往的客商,盗贼一定就在他们其中。

其实宋军知道,去客栈也是白忙乎,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人有胆量去他府邸盗窃,就算是有人将他的财宝盗走了,那么些东西,怎么可能放在客栈里。

实际上宋军对搜查商铺有所顾忌,他知道就算有盗贼,也不会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应该是团伙,人少了无声无息的将十车拉不走的财物拿走是不可能办到的,就算拿走了,放哪里啊?

他怀疑就是这些商铺其中一家或者几家合伙做的案,他这些年的搜刮,的确树敌太多,这是遭到了报复。

以搜查j细的名义搜查商铺,有些名不顺言不致,他们会认为借机卡油,会遭到这些商家联合的抵制,那么就得想办法名正言顺。

这办法就是客栈那些临时路过住宿的客商。

“走,去客栈,j细应该就在那里。”

宋军带着部分心腹去了客栈,去找倒霉鬼。

不一刻,宋军的人押着十几人去了官署。

半个时辰后,官兵押着十几位被打的没有人形的人,开始对店铺挨家搜查。

“这事是不闹大了?”

缪百川皱眉对张显道。

“不大,一会就有热闹看了。”

“嗯?”

“宋伯伦可是今天要回上京的.。。”

“啊!哈哈哈。。你小子太坏了。”未完待续。

白山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吉首治疗性病医院
苏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白山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吉首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