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武觉醒 90 四大兽尊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9:23

神武觉醒 90 四大兽尊

山猪兽尊领头,率领着青狼兽骑兵朝城南大门冲撞过来。@,

整个城南一片混乱,城头上的弓箭手们纷纷持弓猛射,大片的箭雨倾泻而下。架在城头的几副重型弩箭,也上了百斤重的破甲弩,朝山猪兽尊和青狼兽骑兵猛射。

但是几乎没什么效果,山猪兽尊的皮甲之厚,纷乱的箭矢射在它身上,直接被弹开。其它青狼兽骑也极为灵敏,躲避开绝大部分的弩箭。

“挡住!”

“重甲兵,长枪兵,城下列阵!”

守城的将校疯狂怒吼,指挥数以千计的重甲兵和长枪兵。弓箭兵无法阻挡兽骑靠近城墙,只有重步兵才能和这股强横的青狼兽骑进行决战,阻挡它们进入鹿阳城内。

轰隆隆!

整整三排,近三百名重甲士兵,手持几乎半人高的铁甲盾牌,将盾牌扎在地上,挡在城门之内。

他们一个个喘着粗气,心头无比紧张,怒目圆瞪。

在他们身后,是三排手持数丈长铁枪的长枪兵,将长枪架在盾牌之上,组成刺猬般密集的长枪阵,泛射着无数冰冷的寒光,对准了城门口。

姜天鹏、沐封山老院长、赵东来、魏寿会长等武尊,已经从城头到了地面,众重甲士卒的身后站着。

其余数以千计的武者期高手、府院府生,都在街道两侧埋伏。

这股青狼兽兵的突袭虽来势汹汹,但是守城的力量也并不薄弱。

城门外,青狼兽骑的狂奔轰隆声越来越近,三里.二里.一里。

“轰——!”

一声惊天的巨响。

一头山猪兽尊的巨影,冲破早就破碎不堪的城门,一头冲入城内,撞上厚厚堆积着的数万斤沙包。

“砰!”漫天沙土飞扬,硬生生冲出一条丈大的通道。

它巨大的山猪兽躯,泛着一层淡淡的黄色光甲,如同巨大滚石一般,碾压向前方数排的重甲兵和长枪兵。

刹那间,数以百计的长枪,狠狠的扎在山猪兽尊的兽躯上。但是它的兽皮是何等的坚硬结实,而且覆盖着一层淡黄色的山猪土甲,更是防御力强的变态。

“噼里啪啦”,无数长枪的折断声爆响而起,几乎没有一柄长枪扎入它的体内。

重甲长枪阵,被山猪兽尊庞大的兽躯,给摧枯拉朽的摧毁。

紧随其后的狼敖兽尊和五百头凶兽期九品的青狼兽骑,冲入城南,疯狂撕咬向周围的众守城士兵。

“该死,居然是土系山猪兽尊!”

姜天鹏城主脸色阴冷,浑身大袍陡然间臌胀起来,他的一双铁掌之中,多出一股汹汹的炙热火焰,温度之高足以融化钢铁。

“赤焰拳!”

他足下一蹬,爆冲向山猪兽尊,火焰之拳,夹着万钧之势,朝山猪兽尊轰去。

一拳轰在山猪兽尊的头上,一团熊熊的火光和一道黄光相撞,爆射出耀目的光芒。

“轰——!”

山猪兽尊撞上姜天鹏城主的一记重拳,势不可挡的横冲直撞,终于停了下来,倒退了数丈,土甲崩裂。

它晃了晃巨大的脑袋,咧开大嘴怪笑。兽躯一震,又是一副厚厚的土甲覆盖全身上下,埋头朝姜天鹏冲撞过去。

鹿阳城的城头上,手持巨石棒的山猿兽尊,一跃跳上城楼,挥棒朝弓弩兵们横扫过去,撞上了大片篝火,一片惨叫之声。

“逆畜,受死!”

赵东来厉啸一声,手持一柄青元剑,一道数丈长的剑光爆射过去。

山猿兽尊顿时冷哼一声,挥舞石棒横扫,将剑光挡下。它高大的身躯站在城头,阴沉的瞪着赵东来,阴森冷笑。

沐封山老院长目光深沉,望着半空中的蝙蝠兽尊。

魏寿从右手兽戒之中,放出了他的宠兽雪山豹,对上了狼敖兽尊。

鹿阳府城南大门之内,主街道上数以千计的府院高手、武者高手们,和五百头青狼兽骑以及数十头蝙蝠凶兽,乱战厮杀成一片。

大部分的兽族,比同阶位的人族武者,先天肉躯要强大许多。这注定了是一场惨烈的苦战。

整个城南大门,都在汹汹烈火之中烧了起来。

..

在鹿阳城外五里之处,一头残腿的狈绞,躺在一副草藤担架上,阴冷的目光望着前方。它手中一副祭司木杖,显示着它在兽族之中的独特身份。

在它周围,还有一百头狼族兽骑和数百头烈日山脉小兽族部落组成的杂牌兽兵,在随时待命。

“城破了,狼敖殿下杀进鹿阳城去了!”

“吼吼~,祭司大人,我们赢了?!”

“人族真不禁打,赢得也太轻松了。要不,我们也冲进去,抢一diǎn战利品!”

四头头脑简单的山猪兽,抬着这副担架上的狈绞,乐呵呵傻道。

“还早呢!猛犸象和那位人族圣神祭司还未找到,我们此行的目的远未达成,就在这里看着。”

狈绞冷冷道。

虽然已经破城而入,但是它没有丝毫的轻松。

兽盟跟人族的战斗,从来没有赢得轻松过。

这次它带着狼敖殿下冒险深入沧蓝国境内,前来偷袭人族城池,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为了这次奇袭成功,它足足谋划了三年。如果能抢到猛犸象和圣神祭司,它也就满足了。

为了完成这次突袭,会有无数的青狼部众,甚至包括它自己,丢了性命。整个烈日山脉青狼部族的命运,都会被此战的结果牵动。

..

在离鹿阳城外十余里的一座土坡上,站着一列冷峻的人族重甲骑兵。

这群身穿黑甲的重甲骑兵,每一尊黑甲重骑的实力都深不可测,就像冰冷的黑色雕塑融入黑暗夜色之中,望着鹿阳城内燃起的战火,一无所动。

他们的首领,一名脸色苍白,仿佛病重的年轻人,胯下骑着一匹二阶赤焰马,赤焰马轻喷着几乎冒出赤焰的鼻息。

病怏怏的年轻人,冷漠的望着鹿阳城,没有下任何命令。

他似乎也没有丝毫下命令的打算,就是这么冷漠的看着鹿阳城内的战火,越烧越大。

“少郡主,我们从东莱郡城不远万里而来,就是为了观战?我们为什么不出手,把这股小兽兵干掉。”

旁边一名魁梧骑士,疑惑道。

“这是神武大陆兽族同盟和我人族紫玄皇朝爆发的千年第一场血战,两边出战的兵力势均力敌,也算是公平一战!已经有千年没有打仗了,也不知道兽族的血更狂热,还是我人族的刀更锋利!很多人对这场战战役感兴趣,天上、地上,在观战的人多着呢!”

病怏怏的年轻人,淡淡説道。

那魁梧骑士打量了鹿阳城周围一片无边无际的阴暗原野,这片原野究竟还有多少人族和兽兵潜伏着,却是谁也不清楚。

他沉默了片刻:“少郡主,那猛犸象,如果被它们抢走了呢?我们也不出手?”

“此地离烈日山脉远着呢,想从我沧蓝国带着猛犸象血脉,哪有这么容易!哪怕是象皇,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只需要确保,猛犸象出不了东莱郡就行了.。如果那个圣神祭司恰好在这场战火中以身殉国,为了人族英勇牺牲,无疑会让沧蓝国很多大人们感到更加的满意。”

病怏怏的年轻人不以为意,挥手道。

众黑甲骑兵一如既往,在黑暗之中,像石雕一样沉默。

..

高高的鹿阳山之巅,三星祭坛内。

叶凡正沉浸在神念内视,观察血脉之中。突然,他眉头一跳,似乎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不对的事情。

猛然睁开眼,他看到了山脚下,夜幕星光之下,鹿阳城的城南燃起了大片汹汹火焰,烧的几乎数里范围内一片通红,还有隐约传来的阵阵惨烈厮杀声。

山巅距离鹿阳城太远,他看不清楚究竟发生是双方谁在厮杀战斗,但无疑是一场规模颇大的战争。

“怎么回事?”

“莫非是青狼兽兵来袭?早先姜尤希预测,鹿阳城遭到袭击。这鹿阳城附近没有敢袭城的大股盗匪和兽族部落,肯定是青狼兽骑来了!”

叶凡心头大震惊,猛然站了起来。

鹿阳城受袭,那是他的家乡,他不能在这山头坐视不管。

“青狼兽部敢袭击鹿阳城,肯定早有充分准备,实力雄厚,应该是出动了兽尊。你现在的实力虽然是武者期九层巅峰,无敌之境,但也仅限于武者期。要是遇到兽尊,你的实力根本没有多少用处。况且,这股兽兵就是冲你和大灰来的,你现在下去,无疑是自投罗!”

殇冷冷説道。

“那我在这里看着?”

叶凡咬紧了牙,恨恨的望着山脚下,几乎烧红半边天的鹿阳城。

“内视血脉,完成了吗?”

“已经看完了七条血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那就开始‘燃血化元’,进行血脉觉醒吧!完成血脉觉醒,只需小半个时辰就行。成为武尊,你才有资格一战。”

“好!”

叶凡立刻盘膝坐下,闭目沉静下心神,不在望山脚下战火燃烧的鹿阳城。

他的体内,血肉如同一座座宏伟的高山,在这些高山之间,七条巨大的血脉之河蜿蜒崎岖,汩汩流淌着强劲奔腾的气血。

在每一条血脉之河的宽阔河面上,升腾着一丝丝淡淡的白色元气雾气,似有似无。

“燃血化元!”

叶凡将血元武尊丹丢入口中,吞入腹内,猛然抬头望向璀璨星空。

璀璨星空,星芒闪耀。

人体的血肉之躯,无法燃烧。要将血液燃烧起来,必须要向星芒借火。

一丝微弱的星芒,透过他的星眸,落向他的体内,引导向他体内某处聚焦,诞生火种。

这一丝星芒,如同一diǎn可以燎原的天光。从天而降,落向血脉之河。

“轰!”

刹那间,叶凡的一条血脉之河燃烧起来。

一股狂烈无法控制元气,爆发出来,往他体外疯狂四溢而出。

整个鹿阳山巅,三星祭坛上,飞沙走石,围绕着叶凡形成一道巨大的劲气漩涡。

这股自叶凡体内强烈喷发出来的元气,搅动了周围的天地元气,形成了一个更庞大的元气场,在鹿阳山巅翻腾滚动。

鹿阳山脚下。

狈绞愕然,朝鹿阳山巅望去。

这次潜行数千里,前来偷袭鹿阳城,为了避免惊动沿途其它城池的人族强者,尽可能的压低它们这一行兽兵散发出去的强烈兽族气息,只来了四名兽尊,刚好可以拿下这小小的鹿阳府。鹿阳府若是再多一名武尊,将会给它们带来巨大的麻烦

神武觉醒  90 四大兽尊

它顿时神色变,朝周围青狼兽部和杂牌兽兵尖叫,“有人在山上突破武尊,上,杀了他!”

四头山猪兽顿时嗷嗷狂叫,抬着草藤担架上的狈绞,和众兽兵们一起疯狂朝鹿阳山巅冲去。

崇左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崇左男科
崇左男科医院
崇左男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