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这是一部中国女导演的天才之作

发布时间:2019-03-08 21:43:33

文 |ID 奇爱博士按:因李少红导演临时上海出差开会,无法及时返京,今天下午1点半颐堤港《血色清晨》映后

文 |ID

奇爱博士按:因李少红导演临时上海出差开会,无法及时返京,今天下午1点半颐堤港《血色清晨》映后活动临时取消,改由我为大家做片前导赏。在此,向各位观众诚挚表示歉意,也希望大家不要错过这部杰出的乡村魔幻主义佳作。

1992年,李少红导演的作品《血色清晨》震惊世人。这部改编自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中篇小说《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的作品为她赢得了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奖。李少红导演以少而精的作品屹立于中国影坛,而这部《血色清晨》更是她精中之精的杰作。

诚如原著小说的标题所预示的,这是一个“事先张扬”的凶案故事,马尔克斯以精巧的结构将一桩已知受害人、凶手、动机的凶案描摹得动人心魄,一篇短短的小说洋溢着浩荡的宿命感。

而李少红导演的改编,不仅从叙事层面上在影像中还原了这一精巧的格式,还将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完美地嵌入了当代中国的现实之中。文学改编电影不仅仅只是将原作读者已知的一切复述一遍,还应让既定的文本在新的艺术形式、新的历史文化语境中焕发生机。

不得不说,在《血色清晨》中,李少红导演都做到了。无论是就主题还是形式而言,她都完美地搬演了一场罪恶的轮回。

这是一个发生在偏远中国农村的故事,平娃和狗娃兄弟俩为了利益将自己的妹妹红杏许配给进城赚钱归来的张强国。但在新婚夜,张强国发现床单没有“见红”,指责红杏并非处女,于是将她赶回。平娃兄弟二人的愤怒似乎将要酿成一件惨案……

李少红导演的改编之精妙处在于,她并没有将农村描绘成“质朴”或是“愚昧”的。就受教育程度这一层面而言,质朴与愚昧可以算是同义词,他们的区别需要在善恶的坐标轴上划分。当这两个词语用来形容农村之时,农村便落入了与城市对立的二元结构——文明/愚昧之中。

而在《血色清晨》中,李少红并没有老调重弹,影片中农村的罪恶更像是城市的复沓或回声。我们可以看到某些象征性的抵触情绪,像是影片开头两位农村妇女慌张地撕去那张极为开放的女性内衣广告,或是张强国在与村民们喝酒吹嘘时谈论城里人是如何看不起乡下人……然而,我们看到张强国极为气派的婚礼,和他从城里赚来的钱在家乡赢得的话语权。

裹挟着城市化的外壳,金钱悄然支配着贯穿城乡的权力关系,但改变的只是某些人变得富有罢了。张强国并不因为他待在城市赚过钱就蜕去了原先的贞操观,他仍旧不能接受自己的新娘初夜没有“见红”。于是,作为这一怨念的复沓,我们从平娃兄弟的刀下“见”到了更为残酷的“红”。

在《血色清晨》的影片标题中,我们也能看到这一轮回的精彩诠释。城市化似乎并不意味着美好的未来,似乎并不存在精神上的“先富带动后富”。过去的所谓“愚昧”以崭新的,甚至更为残酷的方式存在着。清晨仅仅是消费主义的清晨,这清晨不是辉煌的,而是血色的。

轮回的结构亦是宿命的结构,远至中国经典影片《小城之春》,

这是一部中国女导演的天才之作

近至去年的美国电影《母亲!》,我们都能看到这一结构的影像诠释。在《血色清晨》中,这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同样提供了精到的宿命诠释。

观众虽早已在影片开头便获知关于凶案的一切,但却依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凶案发生。影片一开头,在反悬疑的凶杀场景过后,我们听到了娓娓道来、叙述案情的旁白,看到了随后的传讯、调查工作。

与《罗生门》不同,问讯场景并非各执己见,扑朔迷离的已不再是真相,而是人性。在一位妇女接受问讯时,模仿狗娃醉酒后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的不仅仅是笑声本身,还有她面对凶案竟仍能惟妙惟肖地模仿笑声的泰然。从影片一开始,这泰然就预示着村民们在之后目睹凶案时的无动于衷。

而另一位受害着红杏,也同样难以逃脱宿命的监牢。我们看到红杏被囚在村中狭路那幽邃的景深镜头之中,看到她深陷景框中的门框之中,而当她在山路上行走时,我们看到摄像机徐徐抬升,她在广袤的全景镜头里显得如此渺小而无助。

导演通过叙事、摄影等方式,让观众被迫与影片中的围观者处于同样的位置,使我们反思,是否我们同在这巨大的漩涡之中,同是这些看客中的一员。当我们因看客们的不作为而痛心疾首过后,我们终于开始思索这一宿命的本质与未来。就此而论,《血色清晨》可谓是魔幻现实主义完美的中国化。

《血色清晨》这部时隔多年仍旧发人深省的精彩之作,也将在今年的北影节上重映,未曾看过这部影片的观众千万不要错过这次北影节的机会。

推荐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相关Tags: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