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又一部动画电影折戟暑期档光线加猫眼宣发依

发布时间:2019-05-17 02:43:33
健康胸部6类美食召唤你
安智市场独立的意义是更好地满足用户需要
紫薯桂花汤圆的做法

导读:2016年暑期档全面遭受寒流,《大鱼海棠》一举拿下5 65亿票房,表现算是不俗,然而,作为一个孕育了12年、拥有极高人寂寞的膏药
气和期待值的动画IP,同时《大圣归来》的成功又极大地激活了公众的观影热忱的条件下,这个票房数据算不得好。

上映四天,票房不足2200万,《精灵王座》票房表现不佳引发死忠粉对于片方营销能力的质疑虽然片方号称有一亿多的户外广告,然而友却反应没有看到宣传,有友还热心地给《精灵王座》开起了药方,动画片的根基在上、在微博、在朋友圈、在AB站。  这种局面让制作和出品方光线很尴尬。不久前,《大鱼海棠》刚刚创造了将近5.65亿的票房,尤其是光线传媒控股猫眼电影以后,作为一个第三方发行渠道和营销平台,对光线的发行能力有重大提升的前提下,交出如此难看的答卷,让人情何以堪。

真相只有一个,中国动画市场水太深了,光线自己还没摸着门

2016年暑期档全面遭受寒流,《大鱼海棠》一举拿下5.65亿票房,表现算是不俗,但是,作为一个孕育了12年、拥有极高人气和期待值的动画IP,同时《大圣归来》的成功又极大地激活了公众的观影热忱的前提下,这个票房数据算不得好。对此,王长田自有一番说辞:我最初的票房预计就是5亿左右,但现在我也认为它应该不止这个成绩。 如果《大鱼海棠》去年上映,我觉得还是能达到10亿的,但是今年能这样其实也很不容易了。王长田认为,票补减少致使大鱼未成爆款,这种票房不好怨观众姿态引发了友的一致声讨。

更多的观点认为,光线加猫眼这对组合,对于大IP的运营缺乏基本的概念,大IP需要的是人望,是公众的认同,而《大鱼海棠》的宣发则表现出了浓郁的一粉抵十黑特点。在《大鱼海棠》的营销中,不断强调三十年来中国没有好动画、大鱼海棠代表国漫最高水平,影片一上映,即引发了二次元人群和动漫爱好者的愤怒,甚至力挺《大鱼海棠》的大圣归来自来水在后期进行了一次集体抗议,抗议微博短期内被转发一万七千多条。曾经鼎力相助《大鱼海棠》宣发的大圣自来水的愤怒绝非空穴来风,搜索《大鱼海棠》宣扬文案,诸如12载的《大鱼海棠》,能重塑《大圣归来》的奇迹吗?、《大鱼海棠》能否超越《大圣归来》?、从《大圣归来》到《大鱼海棠》:国产动画电影突起了吗等类似的文章轮番登场,着实伤了盟友们的心。

此次《精灵王座》的宣发一样表现出浓厚的攻击性,不但踩了大圣,甚至也踩了大鱼,因此号称国漫最高水平的精灵王座在二次元群体中反响寥寥,无人喝彩。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在宣发领域的广泛树敌让人无法理解,只能说宣发方对于移动互联时代的舆情管理,缺少基本的认识。《大圣归来》说,这是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期待国漫突起;《大鱼海棠》认为大鱼之前无国漫,精灵王座认为精灵王座才代表国漫最高水平,这种没有理由的傲慢伤害了国漫粉丝的感情,伤害了同业,撕裂观影人群,同时,也让大鱼海棠这1积累12年的IP影响力消耗殆尽,续集票房堪忧。

一个晚上死两名婴儿台湾保姆母子被控过失致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光线加猫眼的新组合第一次在动画电影领域失利由光线和猫眼出品和发行的《我叫MT之山口山战记》,携我叫MT手游和动漫的两重影响力,又在魔兽上映期上映,然而终究票房仅为1215万元,实在难言成功。

猫眼号称要与光线打擂台 然而有些事情却让人难堪

在今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猫眼CEO郑志昊表示:猫眼是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独立发展、独立融资,并不是光线旗下的一个部门。光线控股猫眼不但不会影响猫眼与其他片方的合作,而且,未来6个月内,猫眼还拿到了比去年数量更多的非光线影片,其中还有不少主控发行影片。

虽然猫眼电影没有为光线的影片带来太多的增量,那末其他非光线影片呢?猫眼电影参与营销的《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票房仅为10359万元,远低于2015年上映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53209万元的票房。

另外两则消息则让人浮想联翩。8月2日,《北京商报》报道,《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影片上映过程中出现票房注水,而其消息来源于观影的消费者,称正在上映的《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以下简称《哆啦A梦》)出现幽灵场,并告知影院官方的售票应用上明明显示是满座,而我进去之后,居然空无一人。随后,通过查看消费者提供的购票凭证、坐位购票截图、现场照片发现,当天的现场情况的确一切正如其所言。

8月3日,第一财经披露,同期热映动画电影、由光线传媒出品发行、猫眼联合发行的影片《大鱼海棠》,也被卷入票房造假风波。据悉,有大量友在微博等络渠道晒出售票站售票情况,实际到坐人数远不及真实人数,不少影院到场人数不及售出票数的两成,许多友享受了包场待遇。关于友质疑《大鱼海棠》电影实际上座情况与售票不符、票房涉嫌注水一事,《大鱼海棠》官微的回应却并不能令人信服。官微称出现满场的原由于:在售票界面显示停止售票后(开场前5分钟),进入该场次售票页面即会出现满场,以示该场次坐位已锁,不可再进行线上购买。但是使用猫眼购票,在临近开场前的3分钟,虽然无法再进行购票,但是页面显示的是实际购票的情况。而且不论是光线影业总监,亦或是《大鱼海棠》官微,并未对观众去哪儿做出正面解答。

相同的注水手段,相同的参与者,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其中存在关联?据北京商报报道,近两年来,随着电影市场竞争不断加剧,为了冲高票房,造成电影热卖的假象,幽灵场已日渐成为片方联合影院使用的经常使用手段。那么,光线传媒与猫眼的联手,是否会让这种手段变得更为隐蔽更为简单易行?

猫眼CEO郑志昊有说法:互联+电影 决战下半场

虽然在暑期档宣发上表现不佳,但猫眼CEO郑志昊还是很有信心,在8月18日在华兴资本和氪空间共同举行的影响力投资峰会上,猫眼CEO郑志昊发表了互联+电影,决战下半场的主题演讲,然而,郑志昊对猫眼电影暑期档在宣发上的事迹只字未提,却讲起了市场占有率。郑志昊表示,猫眼6月和7月日均市占都超过36%,进入8月后,猫眼市占持续上升,8月预计可达38%,七夕当天猫眼市占已达45%。郑志昊透露,猫眼是同行业第一家走向盈利的公司,已在6月7月连续2个月盈利,单月盈利均超过1000万,对未来盈利预期持乐观态度。

真相究竟如何?事实就是猫眼已经回到了票补的老路上,综合多平台进行比较以后,猫眼电影暑期档的票价确实很便宜,乃至不乏9.9,19.9这样的特价,这样的低价策略也为猫眼挽回了一部分用户。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猫眼如何实现赢利,确实是一个天大的谜题。尤其是在淘票票入局,单月烧钱过亿的前提下,猫眼竟然能实现硬性对抗,背后的细账需要有心人好好算一算。

只能说,在面对不烧钱等死,烧钱找死的前提下,猫眼电影选择了逆势而上,力求通过市场占有率的提升提振一下投资者的信心,力求尽快完成融资,在这种情况下,讲出任何故事都不奇怪。

因此,关于未来,郑志昊讲的还是空话:在新美大平台支持下,猫眼会获得亿级流量精准输送、丰富的消费关联场景和较高的电影文娱消费转化率等方面的竞争优势。另外,与光线传媒强强联合,也会使猫眼获得丰富的行业资源,并进一步增强上游业务竞争力。然而,公众需要的不是场景和模式,而是一个成功的案例,这个猫眼暂时还拿不出来。

乳房胀痛怎么了
入秋后早晚温差大烟台小儿感冒饭勺患者扎堆
arget="_blank">乳腺增生吃点什么好
乳腺增生的早期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