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土豆履新门生故旧

发布时间:2019-05-16 21:05:59
1号店荣耀超级品牌日给你意想不到的光荣惊
松下85英寸大画面专业等离子显示器全面上
百度世界开发者分论坛火爆异常框计算两年来

导读:在同样出于横向扩大占领赛道的商业战略下,腾讯奉行的是「盟约」模式,重点在于组建合作性联盟,成员之间的独立性极高,而阿里恪守的则是「集约」模式,致力于通过顶层贯彻兼顾整个组织,实现攻防一体的效果。

文 | 阑夕

用「同源异流」来形容阿里和腾讯的资本布局风格,可能显得颇为妥当。

在同样出于横向扩大占据赛道的商业战略下,腾讯奉行的是「盟约」模式,重点在于组建合作性同盟,成员之间的独立性极高,而阿里恪守的则是「集约」模式,致力于通过顶层贯彻兼顾整个组织,实现攻防一体的效果。

所以腾讯是在沿途减负其前提是能够委托分工对象比如投资搜狗以后卸掉搜搜、投资京东之后送出易迅、投资快手之后关闭微视,不断发展垂直盟友。

而阿里则是先后将UC男子接受心脏移植出席恩人女儿婚礼助父女重
、优酷土豆、高德地图、豌豆荚等对象全资收购,且不遗余力的将这些优良资产融入体内,形成以团体为中心的粘稠星系,通过事业群制度鞭策驱动。

故而腾讯和阿里的对峙优势也就分别处于两种极端,前者的路线更加具有务实成分,能够在分摊风险和精益协作之间取得性价比最高的平衡,后者的江湖胜在豪情,倾尽资源的作战能力,会为大多数竞争对手施加不对等的压力,并有着倾覆全局的机会。

于是,两种作派的体制竞赛,就此拉开序幕,其未来的结果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中国互联的基调。

在愚人节的前一天,阿里文娱在北京演艺中心开了一场不失情怀的发布会,几无悬念的宣告土豆即日升级为「新土豆」,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连土豆早已出局的创始人、现在正埋首于动画制作业的王微,也被请到了现场,为昔日骨肉的青云直上刷脸站台,既有人读出了豁达,也有人崩掉了泪腺。

创建时间乃至遭遇Youtube的土豆仿佛总是难以获得时运的垂青,在经历「上市受阻的风波」、「同质合并运动」之后,足足用了接近两年时间,阿里才为土豆设计出了崭新的搏杀方向,其中的原因不乏土豆及其象征的中国视频产业难以忽视的历史角色,更重要的是它必须承担起为阿里大文娱理想开拓边疆的义务,不能继续守着品牌存量坐吃山空。

2012年,优酷和土豆完成百分之百换股交易,并在合并之后祭出「优酷更优酷,土豆更土豆」的宣言,亦被视作是打消业界对于两者业务重合区域过大的疑虑。

用今时本日的结果来看,优酷在版权大战的硝烟中几进几出,继续着和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三分天下的僵持格局,义无反顾的将现金烧向版权影视和自制内容领域,土豆则全面转型小内容,开始短视频的征战。

从前,有人将优酷和土豆在角色堆叠上的暗昧不清比作「一个城市拥有两支职业球队,既然狠不下心来你死我活的竞争,就只能致使让球行动成为常态。」

现在,在阿里系的生态部署之下,两个平台有了鲜明的差别,一个极致大内容,一个有趣小内容。

去年夏天,老甲A聚首如时空穿越球迷彭伟国技术仍顶级
阿里集团宣布将视频、音乐、影业、数娱等多项业务整合建立所谓的「阿里大文娱」,并又用了半年多的时间,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逐一接管整个板块。

这就是符合阿里的管理风格,集权以后,才好办事。

对于阿里而言,俞永福作为新晋合伙人战功显赫。他的最大成绩就是带着UC进入阿里之后以极为流畅的效率融入了阿里的既有生态,不曾产生丝毫的「排异反应」,且在以后收编高德地图的产品和团队时,表现出了一样高明的执行手段,从而赢得了马云的绝对信任。

作为最合适的人选,并可以为土豆重新划分其在大文娱系统里的位置,在UC时代就与俞永福搭档、担负阿里文娱移动事业群总裁的何小鹏,下沉兼任土豆的总裁,成为土豆实际意义上继王微、杨伟东以后的第三代带头人,带着「外家」不设封顶的嫁妆资源,一头扎进短视频。

而从土豆的基因出发,这个曾成功孵化出易小星、苍天哥、胥渡吧等年轻创作者及团队的平台,天生具有生内容的生产血脉。

和具有家庭录像传统的美国不同,UGC从未真正成为中国视频的内容主流,终究消解UGC门坎的产品是以YY和映客为代表的直播平台,而在视频领域不管长短都显示出强烈的专业化信号。

所以何小鹏是这样说的:「土豆的核心在PUGC,大家可以看到P放在前面,很多公司做的是UPGC,U在前面,策略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新版的土豆,其PC端的设计已经属于「精仿版」的Youtube,后者亦是蹒跚摸索多年,在Goog申鑫战胜亚泰提前一轮上岸新帅郭光琪功不可
le的无条件扶持下等到了移动互联的突起,从以前的拍客模式演进到了现在的频道模式,鼓励作者和观众通过内容兴趣相互关联。

而划拨20亿人民币的补贴资金和分发全系阿里产品的「大鱼号」,则是在美国式产品结构以内,典型而用力的中国式运营方案,属于在沙鱼游弋的海域割肉放血的做法。

如果不能笨鸟先飞,那就只有勤能补拙。

幸于短视频行业虽为热土却仍有草长莺飞之势,无论是被腾讯牵手的快手,还是早已开始「可视化运动」的本日头条,以及和新浪微博达成战略级捆绑的秒拍,它们都还远远没有建立横贯市场的强势王朝。

值得注意的是,在土豆的更上方,是阿里文娱为短视频内容生产者提供的统一帐号体系,这也是俞永福为土豆变阵送上的一份重礼,包括土豆、优酷、UC、淘宝在内产品都以发行渠道示人,不再存在第二个后台的说法。所以向万合天宜这样的机构,既在剧内容方面属于优酷的供应商,也可以在短视频内容方面现身土豆的合作名单。

加上阿里擅长的电商变现能力的接入它曾拯救新浪微博于水火之中通过垒砌砝码的增重形式,阿里把它的吸引值堆到了力所能及的最高点。

此时的土豆,便不再如往常那样带着迷惘的清新着,就像叶芝在诗里所写的:「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梦想便不复轻盈。他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更看重果实而非花朵。」

一切都变了,一切也都没有变。

土豆的Logo里那朵辨识度极高的「落泪之花」变成了卖萌撒娇式的「嘟嘴亲亲」,但是视觉元素却没有经过本质的修改,只是轻巧而机智的挪了位置,便轻易实现了媲美火柴游戏的改动,当化妆舞会的面具被歪头索吻的笑脸取代,「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也就改成了「召唤全球有趣短视频」。

还是那些故事在这里上演,有人用镜头进行创作和表达,有人对着屏幕释放喜怒哀乐,只是以前的那拨人各自有了别处的生活,聚光灯照射出又一拨人的身影,他们有了更好的环境、更多的资金和更大的团队,只是同样的年轻和无畏。

发布会现场,何小鹏已经愈来愈习惯被推向前台的场景,从他的演讲和谈吐中很难看得到从前的工程师痕迹,他曾提出「小内容」的概念,认为那种脱离了社交关系依然具备传播价值、却又不属于大制作范畴的信息组织形态,正在改变流量规则。所以而在土豆这件事情上,俞永福交给他的唯一任务,就是复制UC的成功。

英国作家珍妮特温特森说过:「你总要一往无前游向大海,但也一定会在某个时刻突然意识到,你要游向的海岸并不是你动身时的海岸。」

孩子发烧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